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上红尘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日志

 
 

【原创】了若忘记,待到轮回后  

2008-01-27 20:48:36|  分类: to be lov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白日的喧嚣随着夜色沉寂之后,在认真地扮演了尘世的种种角色之后,终于可以在灯下,终于可以在一窗槐香里,拂拭掉心上所有的尘埃,做一刻真正的自己。亦或是,与另一个自己静静地相对。

  疼,泣。忘不了又如何,君已陌路。忍不住留意关于他的心迹。他的她,是谁?我不知,是不是我;我奢求,是我。

  与陌生人交谈。

  思念成烟,牵挂化云。

  可见,思念牵挂也都是飘渺之物,最终都不过一场雨,湿了人,湿了心。有人从烟雨里走出,又见一方晴天。有人在烟雨里霉了,永生不洁。

  惜之甚。

  应当。人人都知惜,世间无怨情。

  彼此默然。

  想必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人。无意于言辞间揣摩他的故事。过客,知的不需多。爱情不是花,不能遇见了就摘下。有些确实是可以的,插在瓶中,夹在鬓角,有些只能远远地看着,不能碰。结果都是一样的,凋零。初遇时应该选择哪一种方式相待,才不会遗憾,才不会犯错呢?这问题困扰我们整整一生。

  每个人的心灵都是套房。外面那一间,宽敞明亮,熙熙攘攘,嬉闹,狂欢。里面这一间,狭小黑暗,沉寂闭塞,累了的时候躲进来独享寂寞。外面那一间人流如织,来去自如。至于里面这一间,要看有没有人肯进,更要看你愿不愿意开门。

  总有一日在曲折的悲欢之后,他也会悠然醒转。不为谁而来,亦不为谁而去。在以后的岁月里,唯一应该努力学习的,就是不去重复自己的错误,并且,不去后悔。而我能给他的劝告,也只那一句——爱着的时候,不要轻易转身。

  不温不凉的夜,适合想象一些与幸福无关的事。可是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将人缠绕,比悲伤来得更加真切更加难奈。过往,甘如醇蜜或是涩如黄连,都横梗在心中。我们心中那样多的遗憾和悲愁,是源于幸福的易逝,还是源于幸福临近时没能察觉的错失呢?

  谁说的,“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这样说来竟从不曾青春。为此耿耿于怀。时光应该没有白白过去,一定也有些与我有关的点滴,留在我知道的或者不知道的人的心里。只是不能阻止啊,那芬芳的年华亭亭出现在蓦然回首的痛楚里。是不是可以挑拣一些喜欢的日子重新来过呢?原谅了自己的贪心。无能为力。自知这种执迷实在是幼稚。也只能由着它成为心底里一种模糊的憾恨。

  偶然的机会看到网上的同学录。一些模糊的名字豁然清晰,一些淡漠的往昔再度鲜活。浏览那些热情洋溢、满含怀旧气息的留言,恍若隔世。12年,整整12年。疼痛的数字。那段岁月不是一首歌不是一幅画,它是一颗洋葱,一层层剥开直到泪流满面。

  有谁能够知道,泪光中再现的是怎样美丽的晨夕。单薄细润的花朵,芳菲里翩跹的蝶,辽阔高远的云天,雨润烟浓的长街。看秋风舞落繁花,浅吟青涩的诗句。呆望着天空,等待一朵可以对话的云。躲在光影里,揣想一只麻雀的幸福。还有,刻上名字的课桌,记满心事的日记,一同游湖的姐妹,雨中撑伞的男孩,都哪里去了?有谁,能容我开口相询。

  每个人都是“淘金者”,在浑浊的江水和砂粒之中不断辛苦地过滤与搜寻,都希望在筛底能出现一粒闪亮的金砂。结果竟始料未及——惊喜还是失望瞬间都无所谓了,因为一生已经过去。

  从窗前流过的,是时光的河吗?还是,只是暗夜里恍惚的忧伤与沉堕?生命是周而复始,可是为什么,落花不是,流水不是,如花似水的爱情也从来不是。

  感谢这沉静的时刻,终于停下来喘息,终于忍不住感叹,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那么这如水的月华,这清幽的槐香,是不是可以让人有足够的决心和勇气,把生命里最不舍的那一页撕下,藏起来,永不重阅。

  爱,很爱。了若忘记,待到轮回后。

  月白风清的夜,有约,无约,踏歌而来的,绝尘而去的,都一路奔往那梦回之所。相对而坐的女子,郁结难遣,而后悄悄展颜,有话,将说未说。恍惚中,发渐如雪。

  评论这张
 
阅读(91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