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上红尘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日志

 
 

[原创]寻找忘川  

2007-08-08 08:57:40|  分类: 陌上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条河,在希腊神话中叫做勒忒河,在中国传说中叫做忘川。有个人称孟婆的站在它流经的奈何桥上,拿它的水来做汤,让人喝了忘掉前世今生,轻松转世。

  那天我看到了他,前世许我幸福的人。我欢喜地迎上去,拉住他的手。他说“我不认识你”,眼中无半点波动。恍然我忆起,是啊,前世将尽的时候我们相约共赴奈何桥,同喝孟婆汤。可是,他去我没去。

  忘川在哪?很远吧,须怎样的脚力才能抵达。若想跌入下一世轻松的轮回,是否我这一生的辛苦都要付给这趟远足?

  守住一方田地,不去看篱笆外的风景,这似乎违反了人的天性。如果可以随心所欲地活着,每个人都是放荡的,如果都可以做自己,字典里就得把愿望这个词抠去,可是那样太乱,所以生活不许。于是,每个人都在尘世中寻求那样一个所在,既安得身心又悦得耳目。于是,我寻找并收藏点滴。

  

  我在林中。

  当鸟雀在黎明时扑翼而去,林中便有了寂寞。在这冰凉的寂寞中我怀念蝉,怀念绿意盎然的夏,甚至更久远的童年。

  也曾一度鄙夷蝉不就低叶、拣尽高枝,对“寒蝉凄切”不怀有半点怜悯。但是知道了蝉要掘土四年才有一月之声后,我便愿意相信,蝉和荆棘鸟一样是为爱和生命而唱,而面对自己更有了深重的伤恻和愧憾,都是短暂的生命,我竟比不得蝉。想必蝉从不寄希望于轮回,才如此纵情和无畏。

  在簌簌而落的枯叶下,我寻觅蝉的遗骸,一无所获。我想它们是去了无人叨扰的地方,静静地咀嚼生命中那些曾经的欢乐。

  而此刻正是残阳如血的晚景,箫音清远倦鸟归飞来路凄迷。远山的怅惘茕茕孑立,枯叶与风相拥而泣。偏有思念纷至沓来,醉在斜阳里。

  

  我在茶屋。

  喜欢茶道里“一生一会”的说法。意思是说,要珍惜与朋友的每一次对坐饮茶,也许一生只此一回,过了便再不可得。我想这“一生一会”对世人的警示不全在饮茶,人们总能从这淡淡幽凄中悟出更多惜缘的道理。每一次的相会,每一刻的相守都该以美以爱来相赠与。那个人,不论是与你促膝而谈还是相坐对饮,能够共处在一个可以安顿身心的地方,想必深置于心的那份情感不是一朝一夕一事一语可以淡漠甚或丧失的。也许相聚是常事,但每一次也都是仅有的一次,与之前之后的不尽相同。

  这一会,也许注定了一生的牵绊,从此相惜相携风雨同舟;这一会,也许就是缘尽于此,那份情义只能穿过岁月永远泊在记忆的码头,再不会有同样的情潮漫过心岸。不管怎样,沉入了疼惜与祝福,即使在相送相离时,也能于泪眼凄迷中减少些许遗憾。喜欢——饮一杯茶,悟一世理。

  

  我在路上。

  刻意穿深色的衣服,刻意放慢脚步,自以为这是习惯带来的慵懒,或是厌倦之后的疲塌。偶尔会有蹲下来看蚂蚁搬家的心情。蚂蚁从不孤独,它们知道依靠群体来承担重负。人却不同,百丈红尘中自顾为衣食所牵为名利奔忙,真是伤了,也不过向隅而泣,无关他人。月亮都可以时盈时亏,我却不能让这平铺直叙的生活换个模式。

  冬深处杂沓的足音都销声匿迹,过往的印象竟分外清晰。青春盛放的时候不会觉出它的馥郁,只有走过去了,才隐隐嗅得它的香气,而且会越来越浓,浓到把持不住自己的疼。

  隐约听到脚与心的交谈。心诘问脚,“步伐怎么乱了?”脚欲哭无泪,“若不是你的迷失,我怎么会没了方向。”心黯然,决定去寻一个清静的去处,将所有的尘俗涤荡殆尽。

  

  我在窗口。

  天总不放晴,是谁把这阴郁的心情钉在窗上?

  窗下有一棵开花的树,那些绽在枝头单薄的花瓣,显得张扬孤傲,也许那就是树在这一季里最后的心情了,自知不久后,这种心情将难以为继。“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在等待中褪了红颜过了花期,因遗憾成就了极致的美。即使有过美好的承诺,谁又说过一定会来践约。只有那早生的华发能让陷落红尘的心顿然了悟。于是不断地告诫自己,别想要太多,太多了我们要不起。或许,当抱残守缺都能成为一种境界,生活就容易了许多。

  在生活的舞台上等待吧,等待掌声响起,然后以绝美的姿态,从容优雅地谢幕。

  

  我在案头。

  “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而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而读之以当金石琴瑟。”如此来形容书,我觉得太过了。也有人说读书是最精致的聊天,这种说法倒是赞同。聊天要分心情,读书也需要心境。曲曲折折的故事总是惹人生羡,但想从别人那些深深浅浅的墨迹里讨要一个真实的究竟,是缘木求鱼。

  不管怎样,对有些人来说,看也好写也罢,文字几乎就是倦鸟望归的巢穴。当爱与不爱的人都杳如黄鹤,进入生命中露浓花瘦的时节,还有什么东西能比文字有着更多的触角,更容易触及到内心那最柔软隐蔽的角落。写给自己的东西不必去精心地雕琢字句,不必怕别人一时难以了然,其实没有人能真正体会那些文字之外的欣喜与忧伤。在平实的文字下面,就让灿烂如阳的幸福或千疮百孔的忧伤肆意流淌。就象清风明月,本就该是一个人的事情。

  

  我在梦里。

  梦见自己站在高高的跳板上,眩晕。而下面不是水。

  梦见我坐在生命的秋千上,你用力推我,微笑着听我荡到最高处时的欢叫,你不知道的是,在你松开手后,我又回到了原处,如风般飘摇,无依无靠。

  梦见佛前的那个苦行僧,左手捻着一串梦想的念珠,右手托着一个现实的斋钵,一边告诫着自己万物虚空,一边乞讨着人间烟火。佛说,那个人是你,是他,也是我。

  梦见鱼和蜗牛相遇。鱼嘲笑蜗牛:你就会躲在自己的壳里度日,一辈子爬不了多远!蜗牛反讥:你更傻!跃出水面看啊看,竟怨那个持杆的人步履姗姗!迷惑,蜗牛与鱼,我是哪一个?

  梦见月亮掉下来,碎成满天花雨。从此我可以无忧地去了,在岁月的最深处隐居……

  

  生活还能偶尔撷取如此点滴,不失为一种心酸的幸福。是不是,如此,便会有一日,我能顺利地找到那座桥,喝下那碗汤,让生命的种种都匿影藏形。不曾想,不曾想,那忘川之水,竟是生命的初衷!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