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上红尘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日志

 
 

[原创]旧心言  

2007-08-22 09:43:33|  分类: 陌上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喜爱的一个杯子,淡蓝的厚瓷,象清朗又寡言的友人,每天用它喝水。今晨被我失手打碎了。想想这些年真是打破了许多。爱的东西不能放得太近。
    网上搜索,自己喜欢的没遇,倒为父亲买了一个紫砂杯,很得他欢心。父亲喝茶种类繁多,或自买或人送,只要茶好,口味不挑剔。曾戏问,“这些年你也喝出点茶经茶道吗?”他笑答,“没经没道,顺心而已。”就这份朴素心,我至今未得。
    对于茶我毫无研究,就象下棋,比弈高手尽管将帅相逢,兵卒厮杀,给了我,只会似幼童叠棋比高低。但这不影响喜欢。正如我对普洱。当年初遇一见钟情,喜欢酒红的色,甘醇的味,或者,更是沉在杯底的那份素朴闲静。
    人与物间的喜恶,相似于人与人。与人初遇,不需要深谈,就可以感到彼此默契或是抵牾。那些差异极大的就此止住了。那些心性接近的,是愿意一起走下去的,至于能走多远,不是愿望的事了,只能随缘。
    喜欢为父亲泡茶是近年的事,在意起细微处尽孝心。周国平说,子女对父母的爱,其中最刻骨铭心的因素,不是受了养育之后的感恩,而是无法阻挡父母老去的绝望。那么每每面对那双沧桑容颜,心中总有忐忑,原是如此了。
    
    童年的夏夜,格外静。是一轮月沉入湖心,二十年不起风,湖水亦清,干干净净。其实关于童年的记忆是极有限的,只是一些美好的东西恍惚着,忆不起太多细节,觉得沮丧。也许人生大部分的经历都是这样吧,当初的悲喜经过多年的沉潜之后再回想,总是隔着一层雾的。哪些适合若隐若现,哪些应当销声匿迹,也由不得选。
    在极少的记忆里,惟茶箫相伴的岁月是鲜活的。月光泠泠而下,母亲种的栀子花开得正艳,香气弥漫了整个庭院。花是好的,干净的白,偏不喜欢那气味,象是洁净的女子在身上错洒了劣质香水。这时候就希望有风路过,带走一些香气后,空气是淡淡的甜。
    父亲喜欢吹老调,我时常给他抄些新曲,他照谱就吹,新的一次就旧了。“我什么时候也能吹得这么好?”“几十年的功夫,你永远赶不上的。”我不作声了,起身续茶。
    不记得哪一天起,时间、背景,什么都没变,只是两个人换上对方的戏服,一错身,各自入戏。我这里吹得忘情,他那里听得入神,一壶热茶也渐渐听冷了心。隔着数年冷眼观戏的人忍不住想问一问父亲,你是否窥见了我与你的相似?寡言,安静,以及深埋在骨子里尚未萌芽的忧郁。
    
    一撮叶,在水里演绎一生。由浓冽到清香到淡至无味。按年岁数算,生命应该行至清香四溢处了,却常觉苦涩欺舌,想来是辜负了好年华。心有愧意,悔意,可是把新灵魂装进旧躯壳,不是泡一杯新茶般容易。
    父亲说箫音在静夜里可以传出很远,是的,我在辗转经年后的异地,仍能听见。而今瘦箫于窗下悬置已久,落了尘,不拭。象也是郁结于心,独自呜咽。浸透雨水的翅膀只能仰望天空,坠上心事的箫音能传多远。饮茶也是择其淡,不沉溺,不贪恋。醉酒、醉茶所有的醉,是因为过分,醉情也是,要求得过量了,只会令其凋萎。淡一点,方可长久。
    犹愿在月光皎好的夜里,给自己安排一个幸福角色,潜回二十年前,在幽幽箫音与茶香氤氲里,心湖澄明,时光凝止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