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上红尘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日志

 
 

[原创]陌上归人  

2007-08-11 10:57:21|  分类: 陌上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我记得,昨夜病了一场。

  对身边的那个人说,走了很多的路,我脚疼。他说,你有没有问过鞋子疼不疼?然后我周身痉挛,那个说话的人转身就不见了。梦里,病入膏肓。

  想来循着梦的遗迹,定能寻到我前世埋骨的地方。于是,次日,我去。

  陌上。斜阳。

  

  2

  向阳的坡上有粉红和洁白的花树盛开。叫不出名字,没有芳香,只有颜色和热闹的阵势。不知人间忧欢。

  春花易谢,春柳不凋。想到过不了几日就会颓败,沉寂,都不过是短而无救的美。想到生命难长成树的模样,只如这坡上一棵普通的花树,竭力盛放还是默然凋零,都是自己的事,与旁人无关。心里有了寂寞。

  无意探究春从哪一天开始,至哪一天结束,草色青青处,春梦已断。山,依旧好,人,憔悴了。只是不忍说出心中憔悴的原由。这个春所沉积下的浓郁的忧伤,无人聆听,无人知晓。

  时光兀自流逝从不用情,对重复的事情从不轻易动容,比如潮汐涨落,比如花开花谢。只是人总挣扎在自我的深渊之中。于黑暗里反复做心灵的内省和感觉的回顾。沉在生命的深渊里无以复出。

  因机缘所至,因能力有限,四季的枝头总挂着难以攀摘的果子,因它的高度而分外诱人。年轻的心,即使明了有些果子未必合乎自己的口味,还是望眼欲穿,垂涎三尺,以至跳跃着去尝试。由此便有了更多的失望和无奈,因为有些东西几经努力得到后,才发现不过如此,才觉得够到时的刹那欢愉与付出的代价不成正比。生活与人之间的游戏变幻莫测,不知道究竟谁骗了谁。失落中有所醒悟,春来无语秋去无言,其实生命自身本无风雨,人在风雨中踽踽难行,惶惑躁动的只是这颗不安分的心了。

  既如此,在若干年后褪去青涩的这个春日里,为什么依然不能怀有一颗淡泊平静的心,依然彷徨,无助,在悲伤里抽丝剥茧。那些色彩纷呈跌跌撞撞的岁月,都白白过去了吗?

  

  3

  只是寻常阡陌,没有高山流水。也由然想起一个女子的感叹,我是子期,可惜那个叫伯牙的人不会弹琴。所谓相知,有时候只是个名词。

  晨昏相伴的人,心思,解读不透。泪流满面时,他却以为喜极而泣。看不见的忧伤,如何安慰。寂寞与两个人的厮守没有关联。步步为营,处处小心,象鱼一样没有声音地生活。那个真实的自己在哪里?“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几人有文君之幸?

  风起。瑟瑟地,十指相扣。冷吗?有个声音在心底温柔地划过,又随风而去,徒留一种伤感在心里细细灼烧,微疼,持久。

  相握的姿势寂寥空洞,钻戒在中指上泛着冷冷的光。首饰里只爱戒指。金的,钻的,宝石的,水晶的……每一款都欢喜地戴上很久,然后脱下来送人。记忆,并无眷恋。

  冰凉的指尖,习惯在夜里剥离出一种华丽的痛。写字,只为丰盛敏感的内心,抑或,只是想和自己说说话。

  想起有人在文字里的描述,“眉若远黛,唇似朱砂,发若飞瀑,肤若凝脂,声若流莺,腰胜杨柳。”好象在形容仙。

  只求脸上有健康的红润,那些见过我的人不再惊诧于这一脸似成假象的沧桑。希望有人透过手指轻撩额发的样子,想象我十六岁时的清纯。希望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翻晒布满身体的霉斑,以及,在五月绿色的山坡上牧羊,唱歌。希望有人听我说,我有足够的理由幸福。如果可能。

  

  4

  夕阳将天空涂抹得极为柔和。红,灰,青,那到底是什么颜色?是仰头时才有了心事,还是因心事太多才有了仰头的习惯呢?

  是不是每个人都有那样的时刻,知道自己迫切地需要,但不确定需要什么,一个眼神,一句问候,一双手,抑或,一个拥抱。可是,遍寻不着。于是知道,这便是孤独了。

  自觉真诚待人,却很难有意识地去缩小一段距离。似与人世有着天生的疏离感。想说话的时候,从不去翻通讯录,知道那里面没有一个可以拨的号码。抬头看天,寻找一朵寂寞的云,与之对话。如此清冷心情,已成习惯。

  一路走一路丢弃一路寻找,自知有些东西不能错过,一旦错过,就是一生的事了。

  如,有那样一个人,在生命的某一个时段出现,愿意交换各自生命中重要而隐匿的部分,却彼此无所求。默默享受着心灵的契合,无语的会意。有些话不可以想到了就说,要先放在心里暖着,暖着,时候到了,要么,不说彼此也知道。要么,就绝口不提。

  然而,没有人知道一件东西意味着什么,除非他(她)真正失去它。

  就是有那样一些人,一些幸福,你只能眼看着失去,却没有权力去争取。终将道别,或者无处道别。总有一个人要先走。祈盼他幸福,尽管对于他的幸福,你无能为力。只能想象,在很久很久以后的梦里,安然相见。

  谁比谁清醒,所以,谁比谁残酷。安妮说。

  长久驻足于一处,那风景已不是风景,当来时来,当走时走。说着的人,听着的人,都很灰心。

  

  5

  更多的枝空着,更多的草还在冬眠,更多的鸟雀在回归的途中,北方的四月终不是喜人的。可以向谁索求一片江南春色,谁又会寄我一片江南梅萼?会不会有人在某年某月的某一抹残阳里,想起一个名字,一个女子。

  等待一场雨,把春天的情节冲刷得干干净净。病痛也许不治而愈。然后,以一朵花的心情和春天作别。

  我是归人,不是过客。
  评论这张
 
阅读(653)|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