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上红尘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日志

 
 

[原创]两个女人的午后  

2007-08-10 11:46:00|  分类: 陌上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是一袭华丽的袍,上面布满了虱子。”——张爱玲

  

  “我们离了。”澜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站在窗口看喜鹊,两只,在树下悠闲地踱着,阳光在它们美丽的身体上跳跃,斑斑驳驳,油然而生艳羡之意。其实也知道鸟的世界多凶险,羡慕的只是那份生时的随意,在明丽湛蓝的天空下想飞就飞,想歇就歇。在流泻一地的月光里,可以稳稳地入睡而不思太多。正凝视间,它们好象受了什么惊吓,双双起飞,灵动轻捷的身影一闪而过,再也不见了。收回视线,转身看到澜那张漠然的脸。

  

  年轻的时候,有着倏发倏逝的激情。“输了你,赢了世界又能怎样!”曾为这惊天动地的表白而确信爱的执着与永恒。但还是不想做那个捡麦穗的人,不想为了得到那颗最大的而最终一无所获。或许真的觉得对方还不错,于是,嫁了。也曾获得别人的赞许,曾闻有人言于他“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若干年后,才开始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而此刻生命已成了一张面目全非的纸。澜就是这样。

  

  一路走来,看着她由花季少女到嫁为人妇,看着她逐日的倦逐日的厌,知道那个冬送衣夏送伞的男人始终成不了她精神的伴,始终不是真正与她灵肉相属的唯一的那个人。他总是笃信风雨过后一定有彩虹,总是用探寻的目光小心翼翼地问,“你在想什么?”他不懂,那是心啊,那是一个世界,岂能用廖廖几语解释得清。最后明了了,留给她冰冷的祝福,“希望你幸福,即使幸福的原因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澜在幽幽叹息。叹息中有种末世的哀怨。

  

  想起了原始人,据说那时要是男人看上了哪个女人,一棒子打晕,拖回洞里就可以过日子了。生活要是一直都能这样简单该多好。不是所有的女子都是踩着爱情的红毯步入婚姻殿堂的。也不是所有经过婚姻磨练的女子都能形成娴熟的技巧去熨平褶皱的心。而婚姻又究竟不是一件出入自如的事,能倒掉鞋里的沙敢走向远方的人,无几吧。那天收到一条短信:其实生活很简单,一碗饭,一杯水,一句“我想你了”……收到的时候还有着莫名的感动,现在想来,只能付之一笑了。有人说,这个年龄可以谈爱可以谈情,只是不要谈爱情。也许说的对。

  

  “你记得钧吗?”澜淡淡地问。我记得。那个瘦瘦高高的文弱书生,总能用斑驳苍桑的乐观感染着别人。却没能在短暂的生命里恪守对澜的誓言。“十年前我们有过一个夜晚,”澜兀自喃喃地说着,“他在灯下读那首为我写的诗,年轻的我真是傻啊,装作那是听不懂的爱。可是知道自己很快乐。这种快乐倏忽而过,我不知道今天我会这样思念它。那晚的月亮太瘦了……”

  

  窗外冬意渐浓,我嗅到了空气里有种颓靡的味道。萧瑟间,残存的叶子依着枝,黯然。不久,相守将成为一桩不可奢望的幸福。

  

  诗人说和青春做一个优雅的告别,我无论如何想象不出挥手的姿势。日子如此琐碎与匆忙,那些明朗的、忧伤的过往,总是被驱赶着往岁月的深处而去,在寂静的角落里积尘叠屑。尘世中有那么一个人真心企盼你的开颜,是种福份。只是很多时候,我们不敢相信它的真实而宁愿让它飘渺如烟。没有什么不好,生活就已经很好了,谁还真的盼望有蚀骨销魂的东西终日缠身。人说当你开始抬头看天空的时候,你是寂寞了。那么那寂寞是自童年就有的吧。二十年后还在咀嚼这种寂寞,怕是连无病呻吟都算不上了。这丫头如此……这女子这般……对那些褒贬不清的形容已经无动于衷。而关怀总还是好的,虽然知道一定有那么一天,会从那些为之感动的人的记忆中淡出。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可是闲事怎会没有。我们要做的真多,真难,要在人间烟火中柴米油盐,要在巨浪微澜中心如明境,要在深浅伤痕里保持欢笑,还要接受变幻无常的生老病死。总在午夜梦回时,心头涌起难遏的酸楚,千回百转地想,还有没有一个人在这如水的流年里为自己抱守相思?那个过尽千帆还在梦里反复闪回的人,又会是谁呢?

  

  澜起身,打开CD,缓缓流淌出《高山流水》。寂静的午后聆听这经世的妙音,间或豪放间或轻灵,沉醉其间,内心莫名的烦闷与压抑却不能豁然冰释。想那二千年前苦于“曲高和寡,知音难觅”的俞伯牙,想那身为樵夫竟能听得“巍巍乎,若高山”“荡荡乎,若流水”的钟子期。一夕风雨,成就了“人逢知已,琴遇知音”的奇缘。我总想象着伯牙在子期坟冢前痛彻心骨的悲凉,“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谈?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而今,知音这么奢侈的东西多少人买得起!

  

  想起昨夜交谈的友人,他问,“你快乐吗?”我说快乐是不堪闻问的东西。大概他看出了我的步伐踉跄,而又执拗地认为一些文字可以改变一个人颓靡的状态。“快乐是热爱自己的一种方式!”这善意的劝告是多么苍白!他笑,带着玩世不恭的神色,“你得学我,峰回路转,处处桃源。”我佯装释然。告诉他,择日我会远行,我会把涛声、鸟鸣,说给生命听。

  

  其实这个午后阳光一直很好,澜没有看到。

  我愿意相信,生活不在别处,它躲在我们的心里,微笑着等待我们转过身来。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