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上红尘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日志

 
 

『原创』谁的寂寞在唱歌  

2007-12-15 11:09:53|  分类: 陌上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雷声惊碎了梦魇,耳畔有雨滂沱。时间凝固在凌晨四点的墙上,不动了。

  我看见,窗台上,我的竹子死了。没有等我。

  是一夜间的事,黄了所有的叶。没有一点征兆,便散了魂魄,负了我。有东西哽在喉间,几近窒息。

  美好的东西是不敢轻易去碰的。就象每次经过卖金鱼的摊前都会驻足久看,鱼儿在精美的玻璃缸里游来游去,动作也是一种语言,可是我不解鱼语,最后也看不出那些鱼是不是快乐的,所以不敢把它们带回家去。最初是因为不必等待花期选择了它,在书房里静静地相视三载,这份无言的情义温润而绵长,清香而悠远。而今,它死了。

  咫尺间与我惺惺相惜的,只有它。每日浇水修型,就象在修剪心情。对生活失去期待的人,心情淡定。珍珠是贝的泪,蝴蝶是花的魂,而它,可是前世的我?沉默隐忍,两相知。来路上已寂寥无声,因它在,我从不盼花开,可它竟弃我于如此的凄雨之夜,不屑与我告别,令我独对一室死寂,含悲而泣。从此对那些抓不住和握不牢的,不再试探与祈求了。有些人,不是翩翩早至,便是珊珊来迟,总要失之交臂,总是无缘相聚。以为它会一直葱郁在我的生命里,原来我们也会无终交错。有人说,“人间的葬礼也可能是天上的婚筵”。此刻它的魂魄去了哪里?在哪里安歇?可否在下一个轮回里给我一点消息?

  雨没有停的意思,发现自己不再哭了。

  

    二

  

    枕着双臂,定定地伏在窗台上。从什么时候起不再爬上窗台抱着膝盖看风景,已经不记得了。

  风似乎更加肆虐,残弱的树在猛烈地摇摆身体,空中飞舞着青绿的叶片,有多少叶子因这场风雨而中途离席,与那些朝夕相处的伴儿做以绝决。叶子不会演戏,落了就是落了,对待生命,人远不如一片叶子透脱。

  这一片片青叶脱离枝头零落成泥,与那些红颜女子正值韶华便香消魂散是何其相似。

  西蜀道上马嵬坡前,贵妃的死换得半壁江山的暂时安宁,虽算是值得,可是,“宛转娥眉马前死”,偏偏“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岂止是痛,岂止是悲;

  “虞兮虞兮奈若问!”楚霸王纵是情深似海也挽不回虞美人血溅珠喉,又是一段千古绝唱;

  那羸弱灵秀、目下无尘的黛玉,岂甘心空守红楼一梦,纵得了“质本洁来还洁去”,奈何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通体透明,所有有关浪漫的想象和渴望,在这一季里泛滥成灾。而眼前却风雨凄迷,叶落如雨,心事惘然。想于此把俗世看得明白些,终是参不透生命的玄机。

  多年前深秋夜里的一幕又涌至眼前,父亲把我和姐姐轻轻推醒,讷讷地说着,“外婆走了,不要哭,不要哭,”我们冲到外婆的房间,看到这个老人分明是在睡着,沉静如婴儿的脸。母亲守在旁边,眼泪已经湿了衣,却不出一点声,象是怕把她从梦里吵醒。后来母亲提起,在外婆临终的前三天,她说她想念年轻时爱过的那个人,那个在她就要成为他的新娘时却撒手人寰的男人。我们恍然悟得她走时的那份恬静和安详,原来半个世纪后的梦里她真的去做了他的新娘。

  风住了,雨停了,生命是一片喧哗,终点是不可言语的静。

  

  三

  

  没有阳光的正午,冷。扯过薄薄的毯子把自己裹成蛹状。再次翻看《等待戈多》。“咱们不再孤独啦,等待着夜,等待着戈多,等待着……等待。”贝克特终究还是没让那个戈多出场。不论戈多代表什么,一个人,一个神,一种渺不可见的希望,还是来了后叫人大失所望的明天。也不需要贝克特来承认那是什么,太多的人从自己的身上看到了流浪汉的影子,用自己的一生来演一场荒诞剧。

  有人说悲观的人也不应该拒绝生活的美好。其实没有人拒绝,只有人看不到。把柴米油盐炮制成浪漫,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现实与希望一江之隔,美丽永远在对岸。多希望象他们一样按部就班地生活,起码表面看起来踏实。他们毫不掩饰看我的异样眼光,让我以为那是他们企求不到的幸福。有一幅漫画叫《羡慕》,画面是两个鱼缸,一个里面是一条鱼,一个里面是一群鱼,他们互相羡慕。终于在一瞬间跃起,飞入了对方的鱼缸。之后的情景依旧是——羡慕。多想啊,听着寻常岁月的声音,心无旁骛。

  想念远方。欲望一直膨涨,而在任何地方可以上路去往彼地的勇气是年轻岁月里才有的。我一直在等待青春的到来,可是青春越过了我,流失在茫茫的岁月河。十年就这样过去了,却只如此刻的一声叹息。没有机会了。于是不断回忆,回忆那些逝去的时光以求慰籍,隐约觉得是在做一件注定会失望的事情,自己却如此贪恋不甘。我已回不去。

  我等待的戈多会来吗?我们等待的戈多会来吗?谁知道结果?

  

  四

  

  周遭出奇的静。天仍不放晴,苍灰色,沉沉的。蜻蜓低低地飞着,静止潮湿的空气令翅膀显得格外沉重。而我,象极了一只慵懒的猫,蜷缩在午后的静谧里,眯着眼睛假寐,想着自己都不清楚的心事。

  插入碟子,《行云流水》缓缓而出。没见过埙,仅知“埙,烧土为之”,形状“大如鹅子,锐上平底,形如称锤。”却极爱埙曲,窗下的时光有多少是伴着那浑厚幽深、悲凄哀婉的曲调流逝的,自己都不知。总是令心陷入一种凄清而茫远的意境唤之不出。一些遥远的陈封的旧梦竟也于这一刻轻轻从心底漫起,直到洇散出忧伤,渐浓,渐浓,然后又如抽丝般一点点淡去。

  没源由地想念少时的时光,总想和母亲提及,想从她的口里再现一些早已熟知的关于童年的记忆,可是又不敢,怕她窥视到内心的落寞,怕在她面前掉下泪来。曾经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纯白如水的日子一去永不回。

  数日前重回故居,与分别十几年的伙伴聚会。在那熟悉的小巷里徘徊了又徘徊,惹来旁人异样的眼光都不觉。终于明白,原来那些美丽烂漫的年少时光真的一直站在小巷深处候我,等我有一刻转过头来,轻轻拾起那些浅浅的忧伤,感怀,却无语。

  记忆中的石子路是分外宽阔的,如今发现原来只容得下几人行。那些小时壮胆攀过并在男孩子面前以此炫耀的墙头,原来竟只及腰间。曾经每天在一起厮磨的玩伴,一边大声斥责着淘气的孩子,一边唠着家长里短,眼光中尽是淡漠的慵懒,再无半点年少的清纯,我刚刚嵌入脸上的笑容,有着来不及收回的尴尬。而那个男孩,第一个留在懵懂岁月里以至十几年念念不忘的男孩,顾自坐在饭桌前用污秽的语言描述着继母与妻子之间的战争。我清晰地听见心里有裂帛而碎的声音,却笑容依然。

  再不敢回去,自知是真的不能再回去了。而此刻,于这样的午后,于如泣如诉的埙曲里,那些前尘旧事,竟只隔着一滴泪落的距离。不自觉地在眼前挥了挥手,发觉是一个美丽的苍凉的手势。暮色也随之沉淀。

  

  五

  

  天黑得像不会再天亮了。

  泥泞在问,你还有多少雨?没有回声。夜终于耐不住,说,已经秋天了。

  灯光下的高脚杯摇曳着血的颜色,该是清冽甘甜的吧,混合进生的无奈死的恐惧,入口竟是无味。没醉过的人不知道为什么酒后容易流泪,酒能让人忘记一切,可是在忘记之前必是先让人把一切都想起。

  闭了房门,闭了眼睑,闭了心门,截了所有的路。不必投我以同情的目光,习惯了在心底独舞,那种伶仃的姿态,与生俱来。

  每天从树隙间仰望天空,久久的,并不是想寻找什么,看不到的寂寞。那天举头时突然听到有人唤我的名,转过身去,空无一人。然后又听到一些支离破碎的声音。杲杲的阳光正倾泄而下。象鸟,穿梭于青云,是我陷在泥里的余生唯一的愿望。抛下这皮囊,到云端里去,哪怕只有一次,而后坠入深渊,也是心甘。

  所谓灵犀的暗香,守得住,是一段尘缘,守不住,不过是昙花一现。总有些人,要在某个时候,从此陌路,各自云烟。李碧华说,“大概一千万人之中才有一双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为蛾、蚊蚋、蟑螂、苍蝇、金龟子……就是化不成蝶。并不像想象中之美丽。”我愿死于茧中。

  纤巧而敏感的心很容易抓住那一瞬单纯的感动。只是感动之后,会落入更深的空寂。让我也学着故意去疏忽,去躲避,无视那些擦肩而过的美丽,让心随了那天边的浮云去。

  有人说,知足常乐。知足是因为无计可施,不代表快乐。谁说的人非要快乐不可,好象快乐由得人选择。  

  这个夜里,还有人听到吗?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温柔的疯狂的…… 

  评论这张
 
阅读(684)|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