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上红尘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日志

 
 

『原创』花事了  

2007-12-14 16:06:54|  分类: 陌上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无雪。却彻骨的冷。

  突然落下的夜晚,会让我惊惶失措。

  想象中有个人在黑夜里提着灯等我,然后和我轻轻地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牵引我,远离空寂。可是,我急切地搜寻,书架里沉睡的书,墙上悬挂的吉它和箫,睁着眼睛的灯,还有身下的黑转椅,它们都不发出一点声音。于是知道自己又将坠入梦魇,心网不住惊悸,泪就流下来了。

  他又对着我笑,瘦削的脸上堆满温厚慈爱的笑容,甚至还带着一丝羞涩,他问,冷吗?总是努力撇开家乡的语调,总是不由自主地带上手势试图让我听懂,听不懂也没关系,一件厚厚的衣已经轻轻覆在我腿上。一脸沟壑般的皱纹瞬时舒展开来,三年前的那个冬天我总能感到温暖的阳光照彻心房。

  很多个夜晚,我放弃了任何表情,专注于类似一些这样的记忆,看着它们在笔尖滴成一颗泪。

  

  与城市一直有一种莫名的疏离,一直想做个纯粹的旅人,去往不确定的远方。心想,行在路上的记忆与生命会格外丰盈。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原来这样胆怯,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些逼仄的风景。经历后只觉得是个梦,梦里有大片的草木良田,有农人手执长鞭驱着黄牛犁地,有或零星或成团的灯火,有来来去去匆忙疲惫的旅人……这一切被覆于震耳的轰鸣声,我的耳朵很疼。疼得梦醒了,只剩下惊天恸地的哭声。从此,我拒绝远行。

  手又在生生地疼。数日前我曾狠命地抓住他的胳膊,抓住一把骨头,我试图弄疼他,让他睁开眼,看一看床前泣不成声的我,我知道他在等,等我从远方赶完那25个小时的路程,等我来见他最后一面,等我哭倒在他床前才肯散去最后一丝气息。只是,他始终都不肯动,由着我摇撼,自顾自地在我手里一点点散去温度,不管我怎样舍命相留。

  

  生命一旦散场,剩下的只是凌乱的场景和空荡荡的舞台。

  想自己孱弱的身体,心疾更病入膏肓。原来竟也这样眷恋红尘,这样怕成了灰成了烟,倘若有一日和这老人一样,来不及说完想说的话,做完想做的事,该如何?来时孑然一身,去时形单影只。经过,只是一个未知长短的梦。

  别艳羡声色迷醉物欲奢华,别抱怨生活乏味静如死水,好多遗落在路边的幸福,看着我们不知情地走过。对于流逝,谁也无能为力。善待自己,趁还来得及。

  只是,辗转于每个冷夜,心中的哀痛声总是如弦断如裂帛,总是听到那个老人在轻声问我,冷吗?冷吗……

  岁末,祝福撒了满满一街。

  那一夜,当我从圣诞树下经过的时候,慈祥的圣诞老人没有看到我。我只是一直盯着天使的翅膀,度过零点。在我还没来得及学会飞翔的时候,就被折断了翅膀。所以,年年,那就是我形销骨立的愿望。

  午后空茫的大街上,只有我和风在行走。穿一身纯白长衣,围黑色百褶巾,过肩的发丝与风纠结。在校园里当那个8岁的小男孩追着我叫白雪公主的时候,着实怔了半天。童话,已经离我太远。

  昨日突来的一场飓风,狂扫了枝头残留的青。相思的叶子,也芳菲已尽,和根捆在一起,下一世成烟成灰都无所谓。这个冬,再没什么可留恋了。一些鸟,有着无枝可栖的孤独。

  冷。有个声音在心底里悄悄说:往阳光多处走。阳光正好,只是没有我想要的味道。

  每次去美容院都要经过凌云宾馆,今天走到门前时不自觉地停下来仰头观望,那些耸入高空的窗口,象一张张紧闭的嘴,悬在面无表情的天空下,冷漠而孤寂。昨天有一个男人从这里的七楼跳下来。同事详尽描述坠楼场景时我走开了,心里自语,他也没等到今冬的第一场雪。

  枯黄的叶子在脚下呻吟,让我想念那些树青绿的时光。惧怕北方的冬,曾对母亲抱怨,我多想留在生我的江南。母亲黯然,幽叹一声,我也想……从此不敢再提。

  

  一个小男孩跑进视线里,挣脱了妈妈的手,脚步细碎雀跃。突然一个趔趄,扑倒在路上,穿着厚厚的棉衣应该不会疼,许是吓到了,放声大哭。妈妈急切地追上来,一把揽在怀里,边哄着“宝贝不哭”,边四下环顾,并不见有绊脚的石子,便犹豫着说,“都是这风,让宝贝摔倒,妈妈打风!”那孩子听了真地止住了哭声,破啼为笑。

  母子走出很远了,我还怔怔在站在原地。想起小时候,妈妈也经常这样,为我打过门槛,打过刀片,打过狗吠,只是不曾打过风。而今,即使跌倒了,伤得再重,也一定要绕过妈妈的眼睛。伤心只可向隅。

  

  突然想到爱情,突然了悟,在爱情里跌倒时,别责怪爱情。爱情没有错。

  爱着的时候,或许真地以为那个人与你丝丝入扣,俯仰合拍,或许你感觉那么地接近幸福,或许以为真的可以找回那块原本属于自己的肋骨。

  可是你早就该料到的,爱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令你的心上于瞬间荒草蔓延。你本就该知道的,没有一种相思能从一而终,故事最凄凉的结局,不过就是——归去的渡头,柳绿烟浓,无人抬手。

  经过羽化成蝶前的撕心裂肺,可以接受了,他是路人甲,你是路人乙,相对的命运是飞鸟和鱼。休问是否有人与他相邀,共赴下一场盛筵,盈盈一笑,相忘于江湖,最好。

  只是,切莫是这样啊——你斟满一杯玫瑰色的美酒,献给你心爱的人。她打翻了。你兑上水,献给下一个。


  打开MP3,竟是十几年前的老歌传来,恍若隔世,“风依旧,吹遍荒凉,留不住斜阳。几番惆怅,几番嗟叹,回首烟雾茫茫……”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