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上红尘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日志

 
 

【原创】碎片  

2007-11-02 09:32:08|  分类: 陌上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干净的天空,不挂一丝阴云。有风在窗外行走,窗内淡淡地暖,却闻不出一点阳光的味道。

  远远的行道树于冬日冷风中面无表情,在这个小城生活了好多年,竟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有人在和雪说话,那是北方冬天唯一的花朵,已经凋谢了。洁白在脚印里转为黑灰,没有人能踏雪无痕。不只一次地提到雪,因这个冬天没有火,雪和心事都难以融化。尘缘如雪。前尘后世,亦不过是一场雪落的时间。

  把脸贴近玻璃,世界没有想象中的清晰,是玻璃蒙了尘。心下里嘀咕,该擦了。

  翻检过去一年里一些朴素的愿望,好象没有实现的,或者实现了的已经淡忘了。

  油然地记取那年少的时光。新衣,爆竹,窗花,粘糕,还有送我冰车的邻家哥哥。

  原来生命中确实是有过一些精华片段的,竟被自己简陋的记忆力弄得平淡苍白。而那些努力想忘却的东西,偏又久盘于心挥之不去。

  一些遗憾,总是耿耿于怀,自知再没有弥补的机会了。由此竟生出慵懒倦怠。

  厌倦,说明心里有结。平淡,才能从容。从容里方才感悟岁月静好。

  日子得删繁就简,把纷扰的琐事扎捆尘封。现在正是时候。

  

  二

  

  注定。对这个词极反感,却一再使用。

  白床单,白墙壁,输液瓶,老医生,和手机短信里毫无温度的新年快乐。两年里这场景如出一辙。

  收款处的护士面容呆板动作机械,医疗卡上只剩下一位数字,如垂暮之人所剩的时日。

  生命潦潦数笔,世间冷暖,红尘情爱,怕是还没来得及珍惜都已成过去。川端康成死时说,太拥塞了。自觉得,太空寂了。

  据说有一种新的殡葬方法。将尸体浸入摄氏零下196度的液氦中,迅速冻脆后轻微摇晃,尸体会变成粉末。将干粉末放入用泥炭或玉米淀粉制成的骨灰盒内,埋入地下,6个月后,会一起化作肥料渗入泥土,亲人可以在这块土地上种植他生前喜欢的花草。

  寻得埋我的人,告诉他们,切莫植树,切莫在记忆里默数年轮。笃定了来生要做株花的,只负责美丽。牡丹富贵,桃花妖娆,鸢尾忧郁,玫瑰浓艳,百合素洁,桂花清怡……还是为我栽一株菊吧,“零落黄金蕊,虽枯不改香。”

  逃离医院,让人声淹没,渺小可以感觉安全。

  一些疲惫浮躁却随时可以堆满笑容的脸,飘浮在满街的大红灯笼下,淹没在熙熙攘攘的衣香鬓影中。节日嵌在每个成年人的脸上,驻在每个孩子的心里。

  情窦初开的少女,清澈的眼神让人怜惜,但愿不要有人去搅动它的透明。但愿那个擦肩而过的人回过头来望她一眼,由此成全一段绮丽的相遇。

  曾经相信青春永不散场,然,辰光流逝,如花的心事早已零落成泥。一刹那,芳华殆尽。

  停在路口,守候在红绿灯前,迟迟不肯起步,对面的灯明明灭灭,一直没有等到我喜欢的颜色。

  

  三

  

  小城有海。

  尽管与海咫尺之距,尽管日夜感受着海潮的气息,却一直将海收于内心安静的一隅,亲切又疏离地想念着。我于海,是粒沙,海于我,是一整个世界。

  冬日的海隐匿了笑声,近前可以感觉微微起伏的呼吸。暴戾、狂啸已是过往,而今忧郁、苍凉,象极了一个内敛的人。有些伤你看不到,藏在倔强而沉默的心里,但你若是解人,自会从其一颦一笑中,感受到那些细细的忧伤。

  闲扣在滩上的帆舨锈迹斑斑,历经时光与海浪的摧残依然载着渔人全部的希望。

  岸边沿海水线几十米远已经结了冰,脚踩上去有着清脆的声响。冰层由厚渐薄,铺展开去,直到与海水相接。

  阳光懒懒的映照着,冰面上是刺眼的银白,远处依然波光潋滟。冬日也是温情的,以阳光的手,劫去海的忧郁。也给人一份近似忧伤的快乐。

  他年一起看海的人早已远了,耳得之声、目遇之色,无人分享。记忆消融在某个美丽的片段里。心若能坦然,有那样一些瞬间,有那样一些人,在以后的时光里被时时念及,也是幸福的事。

  安静地坐下来,预备好说话的姿态,向海借只会听的耳朵。想来多少人都是匆匆赶路而无心看风景的过客。义无返顾却从不在意身后是否早已沧山泱水,四季春秋。生命中该有那样一种澄澈的时刻的,摒弃尘世浮华,不悲不喜,无牵无碍,为什么我没有?

  海鸥于半空中盘旋,轻轻,轻轻唤我的名……

  

  四

  

  嗜夜。绝症。

  冬天被关在窗外,寒意触手可及。端坐在夜的黑里,如一朵菊,开放,却早已失语。

  月辉铺洒在书案上,薄如蝉翼,美丽无比。这种时候实在不该再说些伤感的话题。这个季节也实在不该再有什么不尽人意。

  这样的时刻适合思念,适合回忆。很想知道,最初被忽略的人,是不是最后被想起?试图在这样的静谧里忆一些温馨的陈年旧事,却无从忆起。就象少年时的心事,锁了满满一抽屉,待到想翻出来重温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早已丢了钥匙。

  文字快要死了,露出可憎的面目,难以安慰人,更难以愉悦人。其实也自知,能于万丈红尘的一隅,静静地书写心事,因此一种就该怀了一颗感恩的心。不必要有满月凌空的夜,不必要有呼之欲出的人,也不必定要选在绿树白花的窗前,只一杯,一屏,一段静穆的时光,一颗鲜活的心,便足够。只是心不安分,静坐着,也会扬起灰尘。

  月末的纤月,仅是一钩白色。孤独,尝试微笑,却经过酸涩变成一种自嘲。心魔日遁夜归谁人知道。

  网络里,各个角落都在上演着爱情剧。爱情,却脆若蝶衣。

  让我们先承认一些注定的结局,这份透彻可以用来稀释欲望。谁也不是你为之摔琴断弦的子期,若来,微笑相迎,若去,祝福相赠。

  星星睁不开眼睛,来催生昏酣的梦寐。醉酒后的梦在轻轻敲门,门外你可见一白衣女子袅袅婷婷。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犹豫吗?明日隔着天涯,再握不到她的手。既已打开心门的人啊,莫问门外是从一而终的痴情,还是蜻蜓点水般的真诚,慢慢走,好好爱。从陌生再到陌生。

  街灯次第缄默。这一夜,阶上的落叶听见,风呜呜地哭了很久……

  

  五

  

  天亮后起身,拍拍灰尘,继续过一种谁都过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53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